?
章登享:燒一盆火向度寒冬

 

 

燒一盆火向度寒冬

章登享

1

“一九二九不出手,三九四九冰上走”。到了冬至,入了九,起風了,飛雪了,落光了葉子的樹,枯黃了面頰的草,田里殘留的稻茬,園中瑟縮的青菜蘿卜,都被雪粉兒給加了冕,白亮亮晃人眼睛。

風寒雪緊,公家也就沒什么農活了,莊稼人閑下來。這一閑,冷風冷雪開始鉆脊梁骨了。又長又冷的寒冬,難熬啊,趕緊燒盆火向吧。

老家祖輩,一直把烤火叫做“向火”,把燒火塘稱為“燒火向”。說是燒盆火,其實基本與盆無關。一般人家,靠近一方墻壁,或置個樹蔸,或擱捆樹枝,也有放些棍兒棒兒的,燒起來就是火向了;客氣點的人家,會用幾塊土磚圍個方圓,有點“塘”的模樣;如果用一口廢棄的大鐵鍋燒火向,那戶人家一定有點奢侈,當年廢鐵鍋可賣幾個分兒角兒的呀。

天寒地凍之前,莊稼人就開始置辦越冬柴草了。做飯的自不必說,向火的也不能少。向火的燒柴首選樹蔸。那年份,人們可不知根雕、盆景啥的,樹蔸幾近于廢品,燒火向尚有點用,耐燒,一個樹蔸燒個三五天沒問題;劈柴呀樹枝呀當然更好,只是鄉里人舍不得,也不太禁燒,幾下子就燒沒了。

于是,樹蔸成了燒火向的寵兒,入冬前就有人到處尋摸樹蔸了。記得某年初秋,隊里要將一片林地改為稻田。幾天過去,大樹小樹全砍光了,只有排排樹蔸趴伏在地。也許是為了加快“改天換地”的步伐吧,隊長說樹蔸誰挖歸誰。這下熱鬧了,塆里的人呼啦啦圍過來,瘋搶樹蔸。我們兄弟姐妹全去搶,總算“號”住了五個樹蔸。隨后錛呀斧呀、刀呀鍬呀,一齊上陣,全家大小折騰到天黑,才把樹蔸全給挖出來。父親累得呼呼喘氣,但一臉得意:“今年過冬,燒火向不愁啦!”

那年月,你到塆前塆后隨便看看,稻床邊,廊檐下,豬圈中,幾乎家家都少不了干枯的樹蔸呢。

  

  

2

雪壓風欺,冬天黑得更早,天地間凍得一片僵硬。各家各戶,開始燒火向了。

樹蔸搬過來,占據了火塘一角。先用草把引火,草把上面擱些干樹枝。一人鼓起腮幫,吹響竹子制作的吹火筒,“噗噗噗”——樹枝隨即噼啪起來,火勢漸旺,受火的樹蔸冒出火星兒,騰起朵朵藍色的火苗。枝兒棒兒繼續添加,火焰開始跳動,周遭一片亮堂,溫度慢慢上升,暖氣終于壓制了室內的嚴寒。

一家人圍火而坐,享受火向傳導的暖熱。大姐納一只鞋底,針兒線兒在她靈巧的手頭躍動,火苗映紅的頂箍兒,賽過世上最美的戒指。二姐繡一只鞋墊,虬曲的枝干上,紅梅三五點,鵲抱一樹春。母親的紡車架在火向外,吱嚀嚀輕聲吟唱,那寒夜的小曲,是迄今存于我心的最動聽的天籟。

父親將屋頂垂下來的“猴上樹”(一種長鐵鉤)吊于火中央,掛一炊壺冷水,丟三兩片茶葉,火鉗在火中輕輕鼓搗,靜待水開。不一會,壺水咕咚起來,搪瓷缸倒滿了,父親一口接一口,吱咂有聲,將悠閑與愜意吐納到了極致。

我們幾兄弟名為向火,實則記掛火中烤食?;鴝鴨瀆竇父齪焓?,火鉗上烤幾塊糍粑。待紅薯糍粑烤熟,兄弟吃一半,爸媽咬一口,姐妹嘗一截,那場景,那滋味,染香了漫長的寒夜,連風神雪神也要垂涎三尺呢!如果母親偶爾慷慨一次,允許燒一兩個雞蛋吃吃,那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啦!

火向并非那么好燒。若樹蔸潮濕,或木柴浸入雨雪,想燒燃就難了。濕漉漉的樹枝樹棒,吹火筒吹破腮幫,也難以冒出火苗,只能冒出濃煙。滿屋游走的煙霧,嗆得你嗓子冒煙,干咳不斷,鼻涕眼淚全出來了。

有個周日,父母外出了,我們兄弟懶得燒濕樹枝,燒完了一捆好干柴。母親回來氣得跺腳:“那是留著過年燒火向的!幾個敗家子,你們是沈萬山啦?”我們兄弟互相瞪眼,這沈萬山是誰呢?塆里好像沒這人呀!

  

  

3

冬天得閑,左鄰右舍愛串個門兒,俗稱“坐懶板凳”,主家可得燒好火向接待呢。隨后幾個人圍住火向,唧唧呱呱,家長里短,清苦的日子就有了咸淡啦。

也是可以娛樂一下的。姑娘小伙,叔兒嬸兒,靠近火向,拿一副撲克,來幾圈“七王調主”,打幾盤“五十K”,雖無一分錢的輸贏,可出錯一張牌大呼小叫,坐了幾盤莊眉飛色舞,孤寂的冬季也就多了情趣呢。

火向邊聽白話更是冬夜的享受了。沒有童話,只有白話(民間故事);沒有狼外婆,只有鬼嘎嘎(外婆);還有講劉備關羽的,說李逵武松的,談岳飛秦檜的,聊孫悟空豬八戒的……講什么的都有,什么都講不全。好奇的伢們一刨根問底,大人誰都說不出子丑寅卯了。

印象深刻的,是某個飄雪的冬晚,一屋人聚在我們家向火。年輕媳婦,中年嬸嬸,叔兒伯兒,十來人挨著擠著,圍滿了火向,嚷著要父親唱“歌本子”?!案璞咀印筆艚?,父親偶爾偷偷唱給母親聽。這多人,他怕人知曉后惹禍,不想唱。大伙兒反客為主,陳嬸笑著給父親點煙,肖嬸忙著給父親倒茶,坤伯趕緊將火向的黃金位置讓給父親,大家賭咒發誓不告訴任何人。

母親也在一旁幫腔,父親拗不過,拿來手抄的“歌本子”,咿咿呀呀唱起來。唱本是他偷抄的《梁山伯與祝英臺》:“送我一里橋,手把欄桿搖,口叫哥哥莫搖橋,我家走一遭;送我到江河,魚兒穿江過,入學中舉我兩個,全然識不破;送我到松林,白鶴鬧沉沉,白鶴好比我兩人,你就不聰明;送我到廟亭,拿卦問神靈,二人因緣不得成,只差做媒人……”長大后我粗略考證,這興許就是“梁祝相送”的民間古本。那越劇、黃梅戲里的“十八相送”,該不是以此為藍本吧?

父親嗓子粗,腔兒調兒并不悅耳??晌葑永鏌斐0簿?,納鞋底的住了針,繡鞋墊的停了線,抽旱煙的不再吧嗒,喝熱茶的沒了咕嚕,吹火筒的噤聲了,拿火鉗的定格了……火光映紅了聽眾的各色表情。父親的哼唱聲,回響在火向四周,融入屋外的飛雪,疲乏了冬夜的風寒。

 

 

4

火向一天天燒著,寒冬一天天熬著,年三十到了。

這年除夕遇上了好天氣,沒風沒雨也沒雪,陽光柔媚,炫耀著寒冬里的和暖。吃罷團年飯,父親照例開始準備火向了。

過了六月日曬的樹蔸,經了八月風蝕的劈柴,選出最好的搬到了火塘。農家人過年嘛,平日十多個月的節儉,換來的就是幾天的奢侈呀。吃穿是這樣,燒火向也這樣呢。

“天不冷燒什么火向啊?”我嘀咕一聲。父親瞪我一眼:“三十的火,十五的燈,懂嗎?大年夜,不管冷暖,都要燒火向,一家人向火守歲咧!”

老爸,您先守吧。我們可沒興趣,找伙伴們瘋去啦。一群伢們,這家走走,那家逛逛,上塆下塆,每一扇窗口都有燈光,每一家堂屋都有火向。

玩累了,回家吧。夜色已濃,年味正酣。除夕夜沒有星月,可每家的門縫中,燈光與火向的亮光融為一體,刷亮了黑沉沉的年夜。

進得家門,火向燒得一片紅旺,父親母親的臉上,鍍上了一層金色,皺紋里似乎也多了滿足和安寧。

夜深了,我們仍沒睡意,等的是大年的夜宵。父親將撐嘎子(粗鐵絲做的簡易支架)置于火向中,母親端來一燉缽葷素,放在上面燉著。一忽兒,燉缽咕嘟,香味鉆鼻,一家人圍著火向吃著喝著。沒有風雪的年夜,熱騰騰的夜宵,吃得一家人渾身冒汗呢。

夜宵吃罷,火向依然溫暖,一家人繼續圍火守歲。兩個弟弟熬不住,先去睡了;兩個姐姐也撐不了,走人了;我也來了睡意,不想堅守了。父親歪在椅子上,火苗兒舔著他滿臉的滄桑,有節律的鼾聲粗獷而張揚。

母親揀出火向中的劈柴,火光暗淡了,大小的火塊依舊通紅。我想搖醒父親,母親擺擺手,拿一件破棉衣蓋在他身上:“你爸哪年三十不這樣啊。讓他睡吧,一會雞叫,他就驚醒了,放鞭子出行呢?!?/p>

年夜突然沉寂下來。父親安睡在火向旁,在一陣陣鼾聲中,迎候著新年的第一聲雞鳴。

2018年12月12日,株洲

 

 

章登享,出身于農民之家,自幼好讀詩書,但難成飽學之士;16歲即為人師,但未有科班之榮;18歲墜入文學夢魘,無奈天資不聰,收獲寥寥;后神經衰弱,形銷骨立,被迫輟筆;30歲得遇名師,且教且研,有所謂論文近300篇見諸報刊;39歲天降甘霖,忝列“特級”門墻,不勝惶恐;50歲棄“鐵飯碗”,由“公”變“民”,遠走他鄉;今年奔花甲,兩鬢霜寒,自知不成大器,但難忘昔年風雅,偶爾涂鴉,以娛余年。

?

鄂新網備009-0010 鄂ICP備12009951號 Copyright(C)2010-2014 www.zbozo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聞網版權所有 |關于我們

主管:中共公安縣委辦公室 公安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中共公安縣委宣傳部

主辦:公安縣傳媒中心    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恩尼斯

新聞熱線:0716-522687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新11选5 2018年写自己会努力赚钱的话 双面玩法对刷 我需要赚钱去实现梦想 苹果下载棋牌456 彩53彩票游戏 下载app澳洲幸运5时彩 捕鱼达人3d白金弹头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百宝 手机百度 写新闻 赚钱 516棋牌游戏中心平台 卡通农场什么果树赚钱 微信里面什么游戏可以赚钱 东北麻将游戏4人打 天天乐棋牌app下载 白山单机版刨幺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