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
那個與我心靈相通的人,竟四十年不見,我想……

我的老師

作者:郭正發

 /// 

供銷社的院墻邊,圍滿了半圈人。我老遠就看見院墻上,一張布告上劃了一個大紅叉,我知道那是槍斃人的標記,然而當我走近細看時,雙眼卻模糊了。正在驚愕之時,上課的鈴聲把我驚醒,我呆然地回到教室,愣愣地坐在座位上,思緒回到那……

一個盛夏雨后的夜晚,我和我的小伙伴們,正潛伏在棉花地里,準備偷生產隊的瓜以解口頭之讒。突然,從瓜地溝對面,大路上傳來腳步聲。

“咳咳……,小向,你就回去吧,早點休息明天還要上課呢!咳……咳……,這段路就是閉著眼也能回到家?!閉饈親≡諼頤嵌幽賢肺灞;醮竽?。這幾天感冒了,去大隊部衛生室看病回家晚了。

“下過雨了,天黑路滑,我還是把您送到家吧?!幣桓鏨呈心腥說納艋賾Φ?。

隨著腳步聲漸漸遠去,我搖了搖齊頭深的棉株,小伙伴們都輕輕地圍了過來,我在他們耳邊耳語了幾句,他們忍不住“暗笑”著去準備了。我們在瓜地里,扯了幾株瓜藤扭了幾下,然后,系在大路唯一通往莊稼地,二米來寬,農田水渠小橋東頭,靠瓜地的兩根小樹上。

過了一會兒,從大路北面傳來腳步聲,我們派一個人故意在瓜地里走動弄出響聲。

“誰?誰在偷瓜,給我站??!”沙市音后,一陣急促的跑步聲中,伴隨著卟咚的摔倒聲。

然后,瓜地旁棉地里,瓜象雨點一樣朝摔倒者飛去。不知誰還不解恨,隨手摘下幾個棉桃,當子彈用彈弓朝剛剛爬起來的摔倒者射了出去?;姑揮械人さ拐咼靼資竊趺椿厥?,我們已一口氣似箭一樣跑了好遠,然后前仰后翻地,象瘋了一樣“狂笑”不止地回家了。

第二天,我們都沒有遲到早早地到了學校。我正準備完成昨天的家庭作業,不知什么時候我的鋼筆不見了,只好拿了同桌的筆和作業本抄了起來。正在埋頭苦抄時,突然教室里“哄堂大笑”起來。我抬頭望去,不由得也大笑起來。只見講臺上站著瘦高個的班主任老師:額頭兩邊腫得象兩只小羊角,蓬亂的頭發上還夾雜著幾粒小瓜子。老師摸了摸頭,也不好意思“苦笑”了幾下。

---------------

“同學們,開始上課了,我們現在復習昨天講的內容……”老師帶著濃厚的沙市音開始上課了,講了一會兒開始點名提問。

“郭正發同學,你來回答什么是分數的基本性質?!鋇懔艘換崦恢趺吹愕攪宋?。

“分數……分數的……分子和分母……都都……”我只好硬著頭皮站起來,低頭結結巴巴,我自己都不知道說了些什么。我很奇怪,今天粉筆頭怎么沒有飛到我頭上來,也沒有狠狠地批評我,就要我坐下了。

上了一會課,開始布置課堂作業了。同學們都聚精會神做著作業,可是我沒有筆正在不知所措。老師走過來默默地遞給一只鋼筆。我接過筆,臉刷地一下紅到耳根,恨不得馬上找一個地縫鉆進去——那筆上有我自己刻的名字,是昨晚在莊稼地小橋頭系瓜藤時掉的。

放學回家后,我老老實實做完了老師布置的家庭作業。第二天,就早早地找到小伙伴去上學了??墑?,整天過后都沒見班主任的影子,后來才搞清楚,是上面落實知青政策被接回城了。

“叮當……”正在回憶中的我被下課的鈴聲驚醒。我百思不得其解,布告明明寫著:“向志洪,現年二十六歲,湖北省沙市人,因其未婚妻與某軍人戀愛,其將某軍人傷害不治死亡……現判決死刑,立即執行?!?nbsp;

此文得到了班主任劉德恭老師(時年五十左右,畢業于長沙師范學院,與毛澤東是校友)大為贊賞,并且專門抽出一節課,在全班上講解,重點就是全文中“四笑”,刻畫人物的內心世界入木三分。從此一發不可收拾,那一年寫了許多好文,作文本還被好多同學從老師那里借閱。后來畢業后,幾本作文本還被老師拿回家,當范文教育他與我同齡的女兒去了。

老師象伯樂發現了千里馬似的,稱贊我是他從教幾十年來最得意的門生,并且鼓勵和希望我,走上文學創作的道路。

我也暗下決心一定不負老師所望,把走進文學的殿堂,當成我終生的理想。

作為從教一生的語文老師,在既將離休之際,發現并培養一名文學新星,那也是此生無憾。

老師無論在學習上,還是在生活上,都對我照顧有加:那時我沒有住校,老師怕我往返辛苦,經常從食堂打來飯菜,留我在其寢室與其共餐;晚自習后不方便回家(因學校與家有東清河之隔,兩岸來往都靠木船擺渡),便留我共寢。我們之間是師生,更像父子和心靈相通的知音朋友。 總之就象一位辛勤的園丁,栽培一株含苞待放的鮮花,熱情細心地澆水施肥撥草剪枝,使之更加鮮艷奪目,芬香迷人。

可是由于嚴重偏科,我沒有考上高中。正在不知所錯時,老師找尋上冂與我父親商量:安排去縣城梅園中學繼續求學,不要錯失文學之路;老師的家就在縣城也好有個照應。

父另有打算竟沒有同意,老師只好痛惜萬分離去。我強烈要求繼續求學,沒有聽從父親的一切安排:學一門手藝可以安生立命。那個年代,這是所有農家孩子唯一好的出路;去當乓,也有機會轉業提干。

從此,在這個世界上,本來最親的兩個人開始最悲劇的八年“斗爭”。

我賭氣把自己關在房間里著書,著累了就睡,睡醒了又接著看,直到把自己弄得頭昏腦脹,走路都搖搖晃晃;即使最忙時,也不幫父母下地干活,家務事也不做。

這樣持續了幾個月,我決定離家出走,學高爾基四處流浪,為寫作積累社會素材。在我失學的那年冬季,趁著長江堤防歲修,外出勞動的時侯,在一個霜風明月的夜晚,連換洗衣服都沒帶,只身懷揣著僅有的十?元錢,順著長江堤,向北義無返顧地出發了。

時年十五歲的我,其實連縣城都沒去過,只知道順堤往北一百多里,是江漢平原最大的城市沙市,往南走幾百里可以到達省城武漢,但太遠沒有選擇此方向。

那晚,霜風刺骨,但我感覺不到絲毫寒意;路上渺無人跡,只有月照下我細長的身影,但我毫無所懼。

走了幾十里,因從未走過這么遠的路,我感覺雙腳象套在鐵鞋里,又疼又重,但依然激情萬丈亳無退意。

這樣走了一整夜,天亮時,到達沙市江對面南岸輪渡碼頭,隨第一船過江到達沙市。

我漫無目地的,在城市里四處溜達。笫一次見到,只有書上讀到的三國大部分故事發生地古城荊州——近千年的古城冂競能兩輛汽車相向而過;博物館里幾千年前的古尸競然膚如常人;幾千年前的稻穗,木鞋,漆器……。

溜達了一整天,我只用一元錢吃了一碗面,因為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如何,不敢亂用一分錢。

我思索決定去下一個目的地,也不知道去哪。天黑吋,趁一輛汽車轉彎減速時迅速地爬了上去。我想聽天由命吧,帶到那算那。

不料整車拖的都是豬腿,被司機發現了。司機不問原由,下車就是一頓好揍,惱羞成怒地臭罵:你他媽的又偷!——前幾趟,有人在此扒車偷過豬腿,司機不由分說,把我拉上車送到派出所。

我在派出所說明原由,并掏出畢業證以作證明。正在家人焦急萬分地四處尋找時,民警叔叔怕我在社會上亂混誤入歧途,過了幾天派人把我送回家了。

為了實現我的人生夢想,走岀的第一步就如此折羽而歸了

……

后來結婚生子務農,為子求學,住房,已累得疲憊不堪,始終憂郁不得志的苦悶心情,才得已漸漸麻醉,減輕了一點點心靈上的痛苦。

由于寫不出任何文字,無顏愧對老師,在去縣城看望過老師幾次后,慢慢失聯了。

在我生命之中,唯一心靈相通的人,竟無奈近四十年不曾相見。老師現在應該有近九十歲高齡,不知是否還在人世。

作者的話

劉老師教我知識,讓我曾叩開文學之門:今天,得遇章老師,也許能將我推上文學之道。

也感謝家鄉的巜孱陵在線》所有工作人員,是你們的辛勤付出,才有如此佳緣,也給像我一樣的文學追夢者,有了一片新的天地!

劉老師,你現在哪里?幾十年來,心中無時不刻在牽掛著您。我想,您也是跟我一樣的心情吧!

遠在廣州的我,想借巜孱陵在線》找尋到您。望家鄉的網友互相轉發一下,或知曉老師及家人聯系方式的,告訴給我。

劉德恭老師曾在原江南中學任教(現在的麻口福利院),家住斗湖堤,退休后曾在縣保險公司做外宣工作。如老師不幸,不在人世,希望聯系到他的家人。我原名郭正發,八十年代就讀于江南中學,希望見到此文,記得我的同學也聯系我。

我的電話微信同號:15814592776

 

?

鄂新網備009-0010 鄂ICP備17024210號-2 Copyright(C)2010-2014 www.zbozo.com.cn ALL Rights Reserved 公安新聞網版權所有 |關于我們

主管:中共公安縣委辦公室 公安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中共公安縣委宣傳部

主辦:公安縣融媒體中心   技術支持:北京經緯中天信息技術有限公司

恩尼斯

新聞熱線:0716-522687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
邮费赚钱 广西福彩快3遗漏值快3 舟山清墩游戏大厅 自己做app可以赚钱 虎牙直播怎么开庄赚钱 手机上捕鱼赢钱技巧 狗粮生产赚钱 英雄联盟和王者荣耀哪个赚钱 支付系统怎样赚钱 快乐8注册网址 参与调查能赚钱 btk数字货币能赚钱吗 建行手机银行怎么赚钱 网上投10元赚钱 广西快乐双彩六等奖 北京11选5选号